生活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生活

红楼梦:王熙凤为何会心甘情愿忍受这类奴大欺主,第一点是关键

2020-06-12 11:37:48

王熙凤的首次出场,就达到了吸引眼球的效果,毕竟在大家伙都屏气凝神的时候,王熙凤是大声笑着的走到人们的视线范围,一下子就把气氛从热烈方向推过去,是个活跃气氛的高手。

除此之外,王熙凤在管家一职上其实也是颇有建树,从她帮衬着贾珍操办秦可卿葬礼时的有条有理,雷厉风行,不惧辛劳,不仅能让人一眼看透她对管家权力的迷恋,也让她的能力突出得到实打实的肯定。

因为王熙凤这个琏二奶奶在荣国府担任管家一职,府里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事情一日下来没有千件也有百件,在忙完自己的本职工作后,王熙凤最热衷的事情其实应该就是充分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的荷包在努力。

虽说王熙凤曾大大咧咧的对着贾链说过,王家的地缝扫下都比贾府的银子多,可王熙凤贪财敛财的个性始终非常鲜明。把大家伙的月例银子拢在一起放到外头生利钱,为了得利钱,也不惜晚发放大家伙的月例,使得花袭人还纳闷咨询平儿,被平儿悄声的告知详情才没再提。

王熙凤对于在充实自己的私人荷包一事上,当真是无时无刻不再用心和操心,在这事上真的是不输对管家一职的执迷程度。当然,王熙凤不管是敛财有道还是敛财无道,总之在她管家期间,贾府里大方向一直都是对的。

这也可以说是对王熙凤管家的一种肯定,然王熙凤得到肯定的背后,其实也有很多否定的地方,比如她心甘情愿忍受奴大欺主多年。这里要强调的是,忍受奴大欺主一事,是她心甘情愿忍受的,还忍受了许多年。

作为管家的王熙凤竟然能忍受奴大欺主,真是开了眼界。王熙凤忍受的奴大欺主到底是什么类型的奴大欺主呢?这个贾探春在协理管家的时候就给我们揭开内幕了。

原来,每个姑娘每个月都能拿到二两银子的月例,而公中则又有每个人二两银子的月例,这个是专用来给姑娘们买头油脂粉用的。可买办买回来的头油脂粉几乎都是低等劣质货,根本不能用。姑娘们自己只能拿银子找自己奶娘家的儿子外男帮着采买,才能得到合心意的。

公中每个月每个姑娘一人二两银子的头油脂粉钱,这项支出是王熙凤担任管家一职上都一直在支取的银子。这笔银子的支出目的何在,主要就是给每个姑娘每个月的头油脂粉,明明白白的,可买回来的都是不能用的东西,纯属主子被糊弄,奴才们从中获取私利,典型的奴大欺主实例。

王熙凤本着一个雷厉风行,治家有道的管理风格,竟然连这样奴大欺主的事都能视若无睹,还愣是心甘情愿的忍受了多年,当真是她管家生涯的一大污点。一个主子竟然还被奴才给压制着,长期以往,荣国府的天估计也要变了。

其实,在这类型的奴大欺主事情上,王熙凤当真是有苦衷的。她的苦衷主要有两点,其中第一点才是关键所在。

第一:王熙凤接任管家一职后,每个月每个姑娘二两银子的银子用来采买头油脂粉,这是旧例,是荣国府百年来的规矩。王熙凤虽然是管家,但真正荣国府的女主子还是王夫人,王熙凤在管家生涯中奉行的有例可循就按例办。

旧例旧例,就是在荣国府最鼎盛时期定下的例子,虽然目前的荣国府已经是内囊以空,可架不住王夫人这个荣国府的正主子也没对这类型的旧例有心想改革,王熙凤即使有想法也不好实施。

再说了,这花着公中的钱,为自己做人情,没破了旧例,也让姑娘们没有牢骚,这样对自己无害的事情王熙凤也乐得不去参与。

第二:王熙凤是管家,但她也是邢夫人的儿媳妇,并不是王夫人的亲儿媳,终究还是要回到邢夫人那边去的。如她对这类型奴大欺主的事情给扯出来,在阳光底下暴晒,什么真相,什么内幕都无从躲藏时,对王熙凤个人而言并不能带来什么好处。

买办买办,虽说买来的头油脂粉姑娘们一个都不能用,可他们还是继续心安理得的得罪里面的主子,也不敢得罪外面的采买之人,因为要是有人忽然把好的买过来,买办就认为是要夺他的买办之职。

王熙凤作为管家,很多时候需要和买办打交道,买办中间的猫腻她也是心中有数,倘若王熙凤大大咧咧的把负责购买头油脂粉的买办给处理了,变相的也给自己的管家生涯添污点。作为管家,愣是冷眼旁观许久,才发现买办的猫腻,也是工作失职的一种。

再者了,王熙凤作为管家,和家里的姑娘们也相处甚是愉快,没能给姑娘们谋取更多的福利,怎么还能从老规矩来给姑娘们减少本该有的定例呢。如此出力不讨好的事情,王熙凤定然不会去做。

不管王熙凤到底是因为啥,终究还是因为这是荣国府的旧例,这个大的拦路虎在眼前,荣国府虽然是里子亏空,但面子上能凑合得过去得就不能马虎了,因此才会纵容这类型的奴大欺主的事一直持续发生,好在有贾探春细细观察,把这个旧例给废除,让这类型的奴大欺主的事不再发生。

推荐阅读